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日本挺台篇

發表時間:2021-11-08 點閱:1286
Responsive image

攝影師:Evgeny Tchebotarev,連結:Pexels
 
岸田文雄接任日本第100屆首相  「安規」是否「岸隨」?
 
西方的政治觀察家認為,岸田文雄不太可能改變安倍設定的路線,反倒是類似美國拜登政府提出的「戰略耐心」,但也得更直接面對台灣問題,剩下的關鍵在於,岸田在日本對中政策方面將具有多大的創新性、勇氣和主動性?

台灣於9月22日正式向日本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(CPTPP)之後,日本政府罕見地在中國反對聲浪中,公開歡迎「台灣」的加入,然而這個聲明之後,日本自民黨舉行總裁大選,勝出者為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,而他上任後,對台灣的立場如何,值得關注。

 
岸田勝出 成為新日相
 
總裁選舉過程扣人心弦,岸田文雄在第一輪意外逆轉,險勝河野太郎1票,屈居第3的高市早苗本來非常不被看好,但選舉過程中聲勢直上,總統蔡英文還以民主進步黨主席身分與她進行視訊會談,到了第2輪投票,形成了1、3名的岸田和高市,夾擊河野局面,9月29日結果揭曉,岸田勝出,成為日本第100屆首相。

雖然岸田上任後要面對的外交議題很多,但中國和台灣競相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,使得日本更加迫切需要確定對兩國的立場,確定其貿易大方向,以及與中國有關的國防政策,看似一個亞洲的經貿議題,但是岸田的反應,成為全世界關注焦點。

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總理李克強10月4日分別祝賀岸田文雄當選,習近平還在8日與岸田通電話,根據中國外交部公告內容,習近平強調,中日是近鄰,「親仁善鄰,國之寶也」。

維護和發展中日友好合作關係,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根本利益,對於具體中日議題,習近平只談到希望日本參加北京冬奧,卻未提到CPTPP、習近平訪日等關鍵話題。

「這是弔詭的,岸田是親美的,他曾在安倍晉三擔任首相任內出任防衛大臣,也當過4年的外務大臣,日本在那時候越來越傾向對中國強硬,岸田在競選期間也發表過許多對中國強硬的論述,但從中國官方對他的反應來看,北京對他是有期待的。」

催生「立法院推動台灣加入CPTPP策進會」並擔任幹事長的立委郭國文提出觀察。

北京對岸田的回應沒有提到更敏感的CPTPP議題、習近平訪日議題,許多政治觀察家認為,目的是不要讓這位新日本首相太早面對壓力,為雙方保有彈性。

畢竟中日之間的政治議題太多,例如釣魚台問題、南海問題、外界忽略已久的東海油田問題、中方對日俄在北方四島上的態度、中國對武漢肺炎的回應等等。

但郭國文提醒,對台灣而言,最大的戰略潛在失誤,是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訪日,還把對福島食品解禁當成一種外交攻勢的時候,屆時,台灣反成為與日本最友好、卻唯一禁止日本福島食品的國家。

 
立場親美 外交國防走安倍路線
 
「歐洲外交關係協會」(European Councilon Foreign Relations, ECFR)觀察認為,岸田並沒有放棄他對中國的微妙態度,他在競選期間就明確表示,日本不僅要透過對抗中國來捍衛自己的基本原則,還要保持與中國的良好經濟關係。

根據這段話,岸田會怎麼處理台灣和中國同時申請加入CPTPP的問題?

郭國文觀察說,岸田是親美出身,他是親美而抗中,因為抗中而挺台,他本來在中國議題上是鴿派,而不是鷹派,在這次總裁選舉中為何鴿派轉為鷹派、發表那麼多抗中挺台言論?

第一,他本身的立場究竟還是親美,第二,對外顯示他在外交國防上仍走安倍路線。

菅義偉擔任首相期間,日本在軍事上對中國表態也是歷年之最,首先,在防衛白皮書中首度提及台灣情勢,再者,於宮古海峽附近日本島嶼開始部署電子作戰部隊、海軍陸戰隊、飛彈,日本也和美國、印度、澳洲組成四方安全對話(Quad)抗中,在美國提出的印太架構中承擔關鍵角色。

「岸田的內閣成員名單中,唯一留下菅義偉任內的兩大官員是防衛省和外務省,表示日本的印太戰略不會轉變。」郭國文說。

在軍事上,日本是美國以外,全世界最大的先進隱形戰機F-35作戰機隊,目前有42架,未來美國還將再出售100架的F-35,日本媒體報導,日本政府為了加強包括釣魚台(日本稱尖閣群島)的防衛,考慮在宮崎縣部署最先進的匿蹤戰鬥機F-35B。

在經濟上,別忘了,日本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第一年、於2020年大手筆提供700億日圓(約新台幣193億元)資金,補助87家日企從中國撤出生產線,今年中國爆發斷電事件之後,更多的日本企業撤離中國,更進一步分析,日本企業的撤離和其CPTPP是有戰略輔助關係的。

 
日本共識 抗中論點主流化
 
岸田在這樣的政治、經濟架構之下,任內將會對中國做出什麼回應?

郭國文剖析指出,岸田在外交國防議題上勢必走安倍路線,「安倍厲害的地方是,把抗中論點主流化,這已經是日本的共識了。」

「遵循安倍主義的高市早苗原本在自民黨總裁大選中聲勢疲弱、奪勝希望渺茫,但其聲望在這次選舉中不斷創下新高,跌破眾人眼鏡,她的崛起,印證了安倍論點在日本已主流化。」郭國文說。

「安倍代行,可以解讀岸田成為安倍台日關係代理人的概念,在內政上,『安規』會不會『岸隨』?這部分我還打個問號。」郭國文指出,安倍過去主要政策被在野黨說是「安倍的錯誤」,某個角度而言那已成為一種包袱,這也是為什麼岸田強調要打造一個可信賴的內閣。

岸田對外走安倍路線,如台日關係,對內走自己的路,在內政的經濟政策想法和安倍主義有所差異,對於日本遭遇新冠肺炎衝擊所需的振興經濟方案,岸田傾向由下而上,直接補助家庭,但安倍過去的提議,是對企業補助,由上而下的滲入方式。

然而,岸田的一個舉動,引起西方觀察家的注意,也被視為他遵循安倍路線的實例,他在日本內閣中設立一個新的「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」,這是一個類似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(U.S.-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, USCC)架構,任務核心在保護日本關鍵技術不會流落「外國」手中,例如遭到中國的竊取。

郭國文指出,岸田在設立這個類似台灣政務委員位階單位時,展現了他的政治手腕,他找了外界認為最親中的、和岸田派系最不合的二階派內的小林鷹之來出任這個抗中角色,他把親中的拿來抗中用,等於讓親中派洩氣了。

過去日本政府對經濟安保議題的態度沒有特別傾向,然而在美國川普政府任內開始推動全球供應鏈重組計畫,尤其針對敏感的半導體產業布局進行運籌帷幄之後,日本也跟進,最關鍵的指標就是台積電赴日設廠。

 
台積電赴日 成印太戰略架構布局
 
台積電赴日設廠起初只是新聞媒體的報導,而且最早的報導是設立「實驗室」,後來才傳出是設置晶圓廠,不論是台積電當局、被媒體點名合資的日本企業、日本政府都不對外回應。

直到10月14日台積電總裁魏哲家在法說會上首次證實赴日本設廠之後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當天表示,對台積電總額約1兆日圓(約新台幣2,511億元)規模的大型投資等支援,政府將納入經濟對策中。

岸田還強調,台積電的設廠,將有助於提高日本半導體產業的不可或缺性和自主性,並可望對日本經濟安全保障有極大的貢獻,至此,外界對日本政府首創「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」的動機,有了基本根據。

事實上,不論是CPTPP或者是台積電赴日本設廠,不但是日本的經濟安保議題,更廣泛地說,是日本在其印太戰略架構中的一個布局。

日本持續印太戰略是對中國軍事上威逼的回應,岸田設置「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」不但是為了日本在下一個半導體世代的經濟戰略地位,也是一種對中國經濟野心的回應。

岸田在安全以外的問題上加強與印太地區其他國家的關係,他旨在促進與這些國家的對話,以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。

西方政治觀察家認為,岸田不太可能改變前任設定的路線,反倒是類似美國拜登政府提出的「戰略耐心」,但是也得更直接地面對台灣問題,剩下的關鍵問題在於,岸田在日本對中政策方面將具有多大的創新性、勇氣和主動性?


 
文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43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